科比遗体照泄露妻子获赔11亿元

0 Comments

两年多以前,科比坠机去世,全世界默哀,谁都没想到,几天后洛杉矶警方将遗体照作为谈资。

离世的人难道不配得到尊重吗?科比的妻子瓦妮萨决定和洛杉矶警方“死磕”。她和另一名失去妻女的遇难者家属就这些照片提起诉讼。

如今,案件终于有了结果,而且,“精神痛苦”无关名气大小,两名原告均获得上亿元赔偿。

综合新华社、央视、环球时报两年前,美国篮球巨星科比坠机,遗体照片被泄露,遗孀瓦妮萨·布莱恩特将洛杉矶县警方和消防人员告上法庭。8月24日,这桩案件终于有了结果。

洛杉矶一个陪审团当天一致裁定,瓦妮萨和另一名原告克里斯·切斯特的隐私权受到侵犯、精神受到创伤,其中,洛杉矶县需向瓦妮萨赔付1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亿元),向克里斯·切斯特赔偿1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亿元)。

陪审团裁定称,洛杉矶县治安和消防部门侵犯了瓦妮萨等家属的合法权利。陪审团认为,洛杉矶县治安和消防部门缺乏适当的政策和培训,导致民众的权利受损。

当判决结果宣布的那一刻,瓦妮萨痛哭起来,她19岁的大女儿娜塔莉亚则陪在身边安慰妈妈。两人与律师拥抱在一块儿。

2020年1月26日,科比和女儿吉安娜搭乘直升机,前往洛杉矶市附近一座城市参加篮球赛,途中遭遇空难。机上9人无人生还。其中包括本案另一原告切斯特的妻子和女儿。飞机失事之后,洛杉矶当地的警员和消防员分享了科比和切斯特家人的遗体照片。

8月24日当天,走出法院时,瓦尼萨没有讲话,稍后在社交媒体贴出她与科比和吉安娜的合影,并写道,她为这对父女讨回了公道。

说到这起案件,要从科比坠机事故发生后的几天说起。在加州洛杉矶一家酒吧,一名实习警员向调酒师吹嘘坠机现场的情况,还拿出了手机里科比遗体残骸的照片……

这一幕恰巧被酒吧里的另一位顾客目睹,随后他决定举报这件事。之后在媒体介入下,“警员向他人泄露事故照片”一事才被曝光。

终于事情瞒不住了。2020年3月2日,洛杉矶县警长亚历克斯承认,至少有8名参与事故救助的警员用自己的手机拍摄或分享了坠机现场、包括遇难者的照片,他已下令让警员们将这些照片删除。

但这自然是远远不够的。瓦妮萨的律师称,鉴于储存在手机中的照片很可能被上传到云端保存,因此有很多网友都称自己已经见过那些照片的事也是真的可能发生的。

因洛杉矶县警员拍下的坠机事故现场的遗体照片,这让瓦妮萨承受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她总担心有一天这些悲痛的照片会出现在网络上,这让她每天都沉浸在恐惧之中……

于是,2020年9月,瓦妮萨和失去妻女的切斯特以情绪困扰为由,就警员拍摄的照片提起诉讼。

瓦妮萨和切斯特认为,洛杉矶县警局没有进行标准调查,他们没有检查确认有多少手机违规拍摄,更没有追踪这些照片是否传输或存储在互联网上。

她回忆了当时在得知有人泄露了这些照片后,她所经历的痛苦与愤怒。“我当时只想跑到外面大声尖叫”,瓦妮萨在法庭上浑身颤抖地说。

虽然这场诉讼的结果如今才终于出来,但这个过程中,这起案件也客观上推动了当地法律的完善。

2020年9月28日,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签署了“科比·布莱恩特法案”,规定“出于官方执法目的以外的任何目的”分享犯罪现场遗体的照片或遗体解剖照片均是非法的,可处以1000美元的罚款。此前,加州急救人员在法律上并没有被禁止分享这些照片。

这是一起在数字时代,数字化产品通过网络传播,导致个人隐私、个人数据被侵害的诉讼。两个原告,一个是科比妻子瓦妮萨,一个是失去妻女的切斯特,两人名气有天壤之别。但从1600万美元和1500万美元的赔偿金来看,精神痛苦是“等价的”,和名气无关。

原告切斯特的律师,曾要求陪审团考虑判给原告总额高达7500万美元的赔偿金,计算方式是,每人250万美元用于赔偿过去的痛苦,加上他们剩余寿命的每一年约100万美元,加起来的线万美元。

虽然,最终的赔偿是“腰斩”后的,但是无论如何是一个不低的数字。洛杉矶县的律师米拉·哈希尔表示,“虽然我们不同意陪审团对于该县责任的调查结果,但我们认为裁决表明,对于原告7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亿元)的请求,陪审员认为证据是不充分的。与此同时,我们希望他们(瓦妮萨和切斯特的家人)可以从这痛苦的遭遇中恢复过来。”

在诉讼中,瓦妮萨指责洛杉矶县疏忽和侵犯了她的宪法隐私权。她的律师认为,警员在调查后下令删除图片,这相当于销毁证据和企图掩盖事实。

但代表被告的律师争辩说,尽管一些政策被违反,但原告的宪法权利没有被违反。警员、消防等应急人员,需要在联邦调查员或验尸官到达之前,灵活地记录事故现场,拍摄照片也是合理的。律师说,本案最终只是关于几乎没有人见过的照片,“这是一个照片案件,但没有照片可见”。

此案的陪审团包括六名女性和四名男性,身份各异,包括一名修女、一名餐厅主持人和一名电视新闻制作人等。

他们经过四个半小时的审议后,一致认定,不觉得现场救援人员有分享遇难者照片的习惯或做法,但洛杉矶县治安部门未能针对事故现场照片一事对内部人员进行培训,导致隐私可能外泄,让瓦妮萨饱受精神痛苦。

这次判案更多是对瓦妮萨“精神痛苦”的鉴定。案件审理过程中,核心问题是瓦妮萨的“情感困扰”和她社交媒体Instagram中的图片。

被告律师认为,瓦妮萨Instagram中的图片和文字,对于衡量外泄的空难照片究竟给她造成多少“精神痛苦”,成为了关键。

被告方认为,瓦妮萨声称“受到精神痛苦”,但根据她的Instagram晒的一些图片,实际情况是她并没有那么痛苦。不过,这一要求遭到瓦妮萨的反对,认为不能成为审判的一部分。

瓦妮萨的理由是,她所晒的明星云集的奢华照片,有可能导致陪审团对她产生偏见。换句话说,如果陪审员看到她的生活方式如此舒适,就会根据“需要”而不是“公平”的原则来决定结果,会影响损害赔偿的计算。Instagram上的记录,就如同其他个人数字足迹一样,如今几乎无处不在,由此产生的数据也呈几何级数增长。这会很容易导致私人生活与公共生活的边界出现交织,难以界定,对法官判案也带来挑战。

此案的共同原告切斯特,被认为是搭瓦妮萨的“便车”,他也强调自己的情绪困扰:悲伤、愤怒、间歇性失眠、做噩梦和用酒精自我麻醉。

但被告方认为,他不能跟科比这样“受人尊敬的偶像”相比,非名人的照片不会被狗仔队追踪或流传。两案一并处理,使切斯特“不公平地获得瓦妮萨对这个案件产生重大影响的好处”。两者相差太远,合并审判会造成陪审团的混乱,并带来不公平审判的风险。

不过,从陪审团的最终裁定结果看,他们认为精神痛苦是“等价的”,和名气无关。

其实,原告提到宪法权利,美国宪法并不保障隐私受到尊重的权利,“隐私”一词也从未出现在其条文中。宪法第4条修正案保障公民拥有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政府人员无理搜查和扣押的权利,但并未保障免受其他个人侵扰的权利。不过,法官可以根据最严重的侵犯隐私的情形,判处加害者向受害者支付具有刑事罚金性质的赔偿。文/通讯员啸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